關於本會   時事我見   電 子 報   藝術治療   海外傳真   相關書籍  
 
海外傳真 Sep. 18 Fri. 2015
鱷魚的眼淚

文/朱惠英 (The School of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at Forest Institute博士班)


一位吸毒史超過三十年的甲,不只吸毒,他也販毒。離開家鄉三十年和家人幾乎不太往來的他,突然決定返鄉,說是要和家人重建關係。在家鄉的弟弟也和他一樣步上吸毒販毒的路徑,只是弟弟販賣的是大麻,而甲賣的是甲基安非他命和海洛因等毒品。返鄉後他說服弟弟將住處地供作他寄送毒品的地址,不料卻被警方釘上,一掛人因為他的返鄉『開拓事業』而入獄。

他說,他深愛著自己的弟弟。
弟弟因為自己而入獄,弟弟的子女因此而被送往寄養家庭,他對此感到內疚與自責不已。 甲在會談中不斷地強調,自己這次一定要成功戒毒,改變生活型態,他絕對不能再重蹈覆轍,不能再造成更多人的傷害,同時他寄望自己未來能成為協助他人戒毒的專業人員。在聽他慨鍥陳述的同時,在不同監獄的另一名受刑人乙浮上我的腦海。

乙是個被判終身監禁的人,可是他的舉止風度翩翩,談吐不俗,臉上隨時帶著極為迷人的笑容,但這笑容下是顆冷酷無感的心。會談中他始終帶著迷人的微笑,說著自己如何幾度進出監所,和子女的感情如何疏離,如何讓愛他的女人失望。他讀過神學院也擔任過神職人員,更當過毒品戒治的輔導員,但是「我是光說不練!」,他說,他的大道理是用來講給別人聽的,對自己一點用處也沒有。當他因為一時情緒激動而持槍殺人再度入獄時,終身監禁就是不得不的下場。

他在描述這些過程時,臉上的笑容沒有淡去過。

「我根本不在乎其他人!」,萬分誠實的陳述,但也冰冷地令人心驚。不只他這麼說,有幾位有成癮問題的個案,不論是毒癮、酒癮或是性成癮,都說過類似的話語:「我根本不在乎其他人!」。在我和我的成癮慾望之間,我看不到其他人,只看見達成滿足癮頭慾望的工具。

上癮是一種需要不斷重複取得刺激滿足的行為,為了滿足癮頭,什麼都可以犧牲。
日前看到一個電視節目,報導著俄國打擊毒品犯罪的行動,其中一個重要的搜查對象,是販賣codeine(可代因)的藥局。這些藥局非法販售可代因給民眾(毒販),這些買家再經過繁複的程序,從可代因萃取出鴉片的成分,煉製成致癮性極強的毒品Krokodil (俄文Крокодил),其發音同英文的鱷魚"crocodile",故就稱它為『鱷魚』。『鱷魚』從十年前開始出現市場上,漸漸地從俄國流傳到東歐國家,不久前也開始進入美國境內。注射『鱷魚』的人其肌肉會出現壞死的現象,導致皮膚剝落肌肉腐爛,這『鱷魚』就這麼地把吸毒者身上的肉給吞噬掉。

據說施打『鱷魚』的致死率甚高,成癮一年後死亡的案例不少。這麼可怕的東西,怎麼還會有人趨之若鶩?

這就要談談吸毒後的世界了。聽說那像是置身天堂般的感覺?
不是你我想像中的那種平和寧靜的天堂,那種無聊的境界不是吸毒者會嚮往的去處。

吸毒之後的世界,據說那是一個集所有美好感官刺激於一身的境界。
前面提到的甲,他這麼比喻的:「沒有吸安的性,就像是在吃個平常的牛肉漢堡,好吃,但就是個漢堡嘛。但吸安之後的性,這漢堡就變成了世界上最美味的五星級大餐!」,他這麼說的時候,臉上帶著一股『你不會理解的』的遺憾(或輕蔑?)神情,我瞬間以為自己被他瞧不起了。

高峰經驗讓人難忘,大腦的酬賞機制很快地鎖定提供快樂的來源,讓人一要再要,停不下來。

除了感官上的興奮與刺激,讓人去吸毒的,還有心中的空虛焦慮或是種種痛苦,那些讓人亟欲逃離的感覺。進入毒品提供的感官奇幻世界後,現實生活中的問題,在那瞬間消失。世上最厲害幻術,大概就是這『毒遁』,瞬間讓痛苦與問題不存在…我把我自己從這重重的難題中拔脫出來了。但這幻術的效力只有幾個小時,藥效退後,世界依然運轉,我還是沒變,問題也沒消失。

光是清醒就讓人痛苦。有成癮問題的人,大概都是如此地以外在物質處理內在的空虛匱乏與絕望。不論是使用毒品、酒精或是性,在痛苦與乏味不已的生活中,用外物讓自己瞬間置換到不再痛苦,甚至是感覺愉悅的狀態裡。

毒品『鱷魚』讓使用者把自己當成祭品般,為了滿足癮頭而犧牲在『鱷魚』的命下。成癮者在面對致命的慾望,不再在乎他人,個案甲對於弟弟因為他入獄的遭遇感到內疚的說法,讓我不由地想到『鱷魚的眼淚』一詞。弟弟是他滿足慾望的祭品?那內疚的感受可能只是鱷魚在獵物入口時的反射淚水。冷血鱷魚的淚水,不是你我理解中的情感反應。

對於他的『漢堡V.S. 五星級大餐』類比,「其實你吃的是同樣一個漢堡」,我這麼回應他,「但是人工添加劑(安非他命)讓你誤以為自己吃的是五星級大餐了。」。看著他錯愕的神情,我追問:「你好像很懷念吃偽五星級大餐的經驗?這樣的你,要如何適應未來只能吃乏味漢堡的日子?」。

(原刊於作者網誌,經同意授權刊登)

 
 
更多文章
監獄中的監獄──隔離監
慾望
舊金山灣區心理實習—我見我思
荊棘中的希望
鱷魚的眼淚
一則兒童心理治療工作的片段
兒童心理治療師的昔與今
為何聰明人會做糊塗事?
塔維斯托克的兒童治療師訓練
過關斬將的美國臨床心理博班訓練
要不要當場寫病歷?從精神分析角度談起
英國的食物
超時空博士與精神分析 Doctor Who & Psychoanalysis
聽大衛.貝爾談精神分析
幼兒觀察:新書發表會紀實
治療沒有假期?The Holiday
除了反對,你還能怎樣表達意見?
從「過動症被過度診斷!」新聞談起
西北倫敦生活指南之一:吃住在塔維斯托克周圍
近半世紀的貢獻Margaret Rustin的退休慶祝活動
Let's talk in English.在倫敦,大家不見得都在說英文
天使之城的紅磚屋—洛杉磯榮格學院簡介
塔維斯托克:一段歷史 (下)
塔維斯托克:一段歷史 (上)
在倫敦Tavistock中心的一天
精神分析的限制
我與心理治療研究盛會之相遇
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
在瑞士與榮格一起散步
John Beebe主講與夢中的自我相遇&惡夢的意圖
我與曼陀羅的故事--「彩繪心靈」課程有感
 
 
 
 
案字號:臺內社字第9079637號 會址:(106)臺北市大安區麗水街28號 劃撥帳號:42115501
電話:(02)2392-3528分機22 傳真:(02)2392-5908 電子郵件:tap79637@ms71.hinet.net